2008年2月29日 星期五

老照片的回憶


從這一張開始
最下面52.9.28,教師節,大哥照的,我那時候3歲吧,排最後面的老五是我。
看得出這張已是翻照,而這張翻照片目前不知去向。
現在掃瞄的這張,是以前掃瞄列印,而且印表機還是有阻塞或是沒墨了。
要回憶老家老房子,以及五兄弟完整身影,這應是唯一的一張了。



土商廣告科@湖山岩
當時應是高二或高三,看起來並沒有帶畫具,
我記得照片是邱宏欽照的,取景歪了一邊,
沒看到頭的是誰?
印象中騎在馬上的第一位是黃茂霖,
老蔣知道要低下頭,有露出一半的是張晉榮,
另外一位是誰?


龍岡營區第三處的寫字的
那時候玩一台單眼相機,已經忘記相機是誰的。
我大概不會有錢買單眼相機吧?
忘記是誰幫忙照的,後面的房子是營區宿舍,在那裡住了大約一年,
那裡有5、6名大家都是「支援的」,
不過印象中感覺還是很忙的,不感覺是「來混的




第一次出國@荷蘭
剛到宏遠的兩年左右吧!公司計畫引進電腦繪圖,要到STORK荷蘭原廠參觀評估。戒慎恐懼中竟然無風無浪歸來,去程有個伴,是位製版廠老闆(精準製版王先生),回程只自己一個,歸心似箭,原訂班機(經濟艙)需再等數日,幾番盤算請教,決定任務既已達成,決定自掏腰包貼錢搭乘早數日的頭等艙班機,回程前一日自己在阿姆斯特丹搭乘旅遊巴士繞了荷蘭首都一小圈,不過因志在平安回家,其實也沒有多大遊興,圖為在荷蘭傳統地標海邊風車所攝。


回潮厝看妹妹
阿嬤抱著大眼睛的懷恩,姊姊愉快的望著妹妹。

找到五兄弟的翻拍照了
調子比較豐富了!!


土商高三庚的
我一直很得意的照片,之前一直很想放上來,但就是找不到,你看大家都笑得很好。
黃茂霖、郭芳牆、林勳彥、王富泉、周喜農、張晉榮、黃文弘,七劍客








3 則留言:

陳凱劭 提到...

五叔:

你們五兄弟的照片,原版還在我阿爸那裡;你這張是十幾年前,我翻拍我阿爸的,我再給你的。

最近我從國史館(直屬總統府的單位)的出版品,看到我阿公陳有信、阿祖陳意的名字在裡面,是關於我阿公1943-1948去中國海南島的故事,詳情請看我寫的兩篇:

大東亞戰爭台灣人在中國海南島

國史館:戰後遣送旅外華僑回國史料彙編,南洋海南島篇

阿公的故事,你們第二代都還知道,但我們第三代就越來越不知道,應該儘量傳下去。

阿媽當年結婚才三年,阿公就志願去海南島做兵(基本上是志願且要篩選沒錯,要說被洗腦鼓勵的可以),一去近五年,生死未卜沒有消息,真是難為阿媽了。

最可惡的是戰爭都結束兩年半了,阿公人還在海南島不能回台灣,阿公他們被日本皇軍放棄了,後來應該是他有技術背景,所以被蔣介石國民黨軍當做戰利品,抓去守日本人建立的砲台。

陳凱劭 提到...

大概四年前,我在嶺東科技大學兼課,學期初,學校要全體兼任老師開會,我遇到張申溥老師(每個人手上都有寫名字大字的信封,所以我才認出他)。

他應該是後來有去唸研究所碩士班(有開給現任老師去唸的暑期班),所以能到大學兼課(教星期天的在職班)。

我請問他是不是土庫商工的老師,他說是;其實我對他長相沒把握,只記得你小時拿畢業紀念冊給我看時,介紹過他名字,於是就自我介紹,我五叔陳銘俊是您學生,他聽到你名字,很高興,說還記得。

接著我又報我阿爸名字,他知道;因為同在土庫各高中小學校教書,互相都有機會認識。

那次是所有兼任老師一起開會,才有遇到,後來大概是授課時段不同,在學校就沒遇到他了。

張申溥 提到...

好久不見, 爸爸還好嗎?我現在長居台北! 02-2552-3536